52读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52读书 > 诱惑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最好的建议

第三百四十三章 最好的建议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要费蕾娜相信汤晓茹是她同父异母姐姐的事实,果然要比让韦冰兰相信难得多了。费家辉足足解释了一个多小时,再加上我的证实,最后好不容易,费蕾娜才勉勉强强表示没有了疑义。

可是,就算她已经没有疑义,但不代表她对汤晓茹就有了姐妹的情分。毕竟从小到大她们都没有生活在一起,更何况其中还有我的原因。所以,费蕾娜仍然不肯理会汤晓茹,至于开口叫她一声姐姐,那是想都不要想了。

这时候,汤晓茹就适时的提出来要和费蕾娜单独谈谈。费家辉和韦冰兰也觉得她们姐妹之间应该有所交流,就同意了汤晓茹的请求。

当所有人都离开病房后,我看到韦冰兰扯了丈夫的胳膊一下,并用眼神不知暗示了一下他什么。费家辉立马会意,笑呵呵的过来对我说他们夫妻坐了一天的飞机赶到这里,现在很累了,打算回家去休息。她女儿费蕾娜这里,就拜托我好好照顾刁

我当然没有二话,就说请他们放心去休息好了。这个时候,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说的休息,指的是什么。可是一瞥眼不小心看到站在一边的韦冰兰,发现她此刻的神情流露着又是兴奋,又是期待,更有点羞涩的复杂意味。忽然间,我就明白了!

呵呵,由于以前有汤晓茹这个矛盾存在,他们夫妻俩,肯定已经很久没有亲热了吧?现在矛盾没有了,隔阂消失了,和好如初的他们,岂有不盼望好好去享受一下两情相悦的快乐的道理?

只是,在侧门离去的时候,我看到费家辉老态龙钟的身影,却忽然担心起他的身体来。瞧他刚才跑了几步就气喘吁吁的样子,那种事情,还行不行啊?韦冰兰看上去可是身体健康,青春活力,一付精力充沛的样子。万一费家辉承受不了妻子的压榨,搞出事情来怎么办?

当然,我这是没事找事瞎担心,人家夫妻乐意,我管得着么?况且,我自己这里还有很多事情没解决呢。现在费蕾娜虽然已经知道了一切真相,可要她和汤晓茹建立起姐妹的感情,恐怕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实现的。哪怕以后实现了,她们之间还要面临着谁最终和我在一起的问题。不要说她们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,就算是那种真正很要好的姐妹,在这种事情上,也绝不可能谦让的吧?

想到这个问题,我就又想起汤晓茹曾经对我说过,她有个再全其美的办法,可以解决她和费蕾娜之间的矛盾。这个办法,到底是什么呢?汤晓茹此刻在病房里,恐怕就是要和费蕾娜商量吧?费蕾娜会接受吗?这个问题,真的能顺利的解决吗?

此时此刻,我都快按耐不住性子,真想进去听听她们到底在说什么。不过,我又怕进去打扰她们说话,反而会适得其反。烦躁紧张之下,我只好就在病房门口外面,不停的来回走来走去。

时间简直过得缓慢之极,我在病房门外,感觉真是度秒如年。好不容易熬过了两个多小时,汤晓茹竟然还是没有结束和费蕾娜的谈话。又过了大约十几分钟,一个护士端着一盘瓶瓶罐罐过来,直接推开费蕾娜的病房门进去。我知道,又到了给费蕾娜上药的时间了。借此机会,我也马上跟了进去,看到汤晓茹正坐在病床边,而费蕾娜还是保持着那个背靠枕头而躺的姿势。

我不知道她们谈得怎么样了,不过瞧她们的表情,似乎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。我暗自先松了一口气,马上笑着道:“那个……护士要来上药了,你们谈好了吗?”

费蕾娜看到我进来,立马哼了一声,转过头去不理会我,汤晓茹则是笑了一下站起来,道:“差不多了吧,我爸和韦阿姨他们呢?”

我一边走到病床前,一边偷眼看了一下费蕾娜,口中道:“哦,他们回去休息了。”

“是吗?“汤晓茹抬手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,轻咦一声,道:“都这么晚了?哎呦,是该结束了,蕾娜也要井息的。”

说着,她转过身弯下腰,低声对费蕾娜道:“蕾娜,那我们就说好了啊?我先回去,明天一早就过来看你。晚上,让戴勇留在这里陪你,怎么样?”

费蕾娜又是哼了一声,仿佛十分不乐意似的道:“随便,反正我只是睡觉而已。有没有人陪,还不是一样?”

汤晓茹就笑了一下,伸出手摸了摸费蕾娜的头发,低低的说了一句:“口是心非!”

这时候,那个护士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,走过来对我道:“先生,如果你不是病人的丈夫,那就请回避一下吧。我为病人做护理工作的时候,需要解开她的衣服。”

我还正求之不得,马上说了一声:“好的!“便扯了一下汤晓茹的衣服,示意她跟我集去说话。

等我走到病房外面后,过了足足半分钟,汤晓茹才打开门出来。我急忙拉住她的手把她带到一边,急切的问道:“怎么样?你都和费蕾娜说什么了?”

汤晓茹看着我微笑着,轻轻的道:“等一会儿,你自己去问她吧。”

我急道:“问她和问你有什么区别?你千嘛这么神秘,就是不肯告诉我?”

汤晓茹还是不为所动,反而伸出两手,慢慢搂住了我的脖子,身体贴上来,轻轻的在我耳边道:“老公,记住,我爱你!为了你,我没有什么不能做的。”

我就有些莫名其妙,我当然知道汤晓茹爱我,可她说这句话,是什么意思?

忽然间,我感到心慌了起来。难办,“汤晓茹为了成全我和费蕾娜,打算自动退出了?她和费蕾娜谈话的结果,就是把我转手移交了给她?

这……就是她所谓的,能够两全其美的办法?

我的心,不知为什么,竟然一下子抽紧起来。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苦,刹那间遍布我的全身。

是的,这是我本来想好的结果。

为了让费蕾娜有活下去的希望,我无奈做出了这种痛苦的决定,现在汤晓茹这么想得开,我应该感到欣慰才对的,可是为什么,我的心会这么痛,这么难以忍受?

汤晓茹说完了这句话,马上慢慢的离开了我的怀抱。带着微笑,她一边向后退去,一边道:“就这样吧,我先回去睡觉了。

晚上好好照顾我妹妹,如果你惹她不开心,我可不答应哦。”

我竟然……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!看着汤晓茹慢慢的离去,我的全身,僵硬无比。就连抬一下手,都根本无法做到。

小茹,你真的要离开我了吗?失去了你,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?为什么,老天要待我如此残忍?要让我面临着这样痛苦的分离?

难道不可以有更好的结果了吗?我在心里撕声喊道。为什么一定要有人受到伤害啊!我只不过想安安心心,普普通通的过这一生,可是怎么就这么难?抛弃了费蕾娜,我的良心必然会谴责自己一辈子。可是抛弃汤晓茹說閱讀,

,那才是血淋淋的痛啊!

在我打算要为了费蕾娜而离开汤晓茹的时候,我就意识到肯定会让我痛苦不堪。可是当这种痛苦真的来临了,我才知道,这是怎样的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。

汤晓茹已经在病房区的走廊要消失不见了,我慢慢的蹲下身体,双手抱头。十根手指深深插进我的头发里,死命的狠抓起来。

我的泪水,无声的滚滚而下口心里面翻来覆去的只有一个念头:对不起!对不起!对不赴,”

就这样,这种无尽的痛苦,不知道折磨了我多久。一直到我感觉有人走到了我的面前,悄悄的站住。接着,一只手伸了过来,在这只手中,捏着一块雪白的手帕。

我愕然抬头,看到递给我手帕的人,正是费蕾娜的保镖苏坚。

刚才苏坚一直陪着我守在病房外面,后来她说肚子饿了,就出去吃了点东西。这会儿,估计她刚刚回来,发现我蹲在这里哭泣,就过来递给我她的手帕。

我忙用手摸了摸脸上的泪痕,站起来道:“不用了,谢谢你,苏坚。”

苏坚微微笑了一下,也没有坚持,就收回了手帕。她先是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,忽然轻声道: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戴先生,不要这么难过了。我知道你深爱自己的妻子,但又不忍心看着我们费总死去。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,都是痛苦之极的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